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原创5]697小说源码 ->奇幻·玄幻 ->驯夫:萌后难宠简介
听书 - 驯夫:萌后难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01 累觉不爱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001累觉不爱

东凉,睿王府。

“商管家,这姑娘怎么处理?”两个下人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恭敬的问道。

“把她送到冯嬷嬷那处,告诉冯嬷嬷,这是送到世子爷那处的人,记得处理得仔细些,好了之后自然会有人把她送去世子爷那处的了。”商管家吩咐完了之后便让那两个下人抬走了。

经过错落有致的亭阁楼台,前面那下人说道:“阿福,你说,王爷怎么舍得花七两银子买这么个姑娘送上世子爷的床?”

对于他们这样一个月的月钱只有二两银子的人来说,七两银子那可是差不多四个月的月钱了,但是,对于一个王爷来说,七两银子还真的是算不了什么,但如果这个王爷是个抠门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没看到王爷这些日子为了世子爷都快愁白了头发吗?”阿福笑嘻嘻的说道,“王爷啊,那是想要抱孙子了。”

否则的话也不会不远千里的派商管家回来。

“啊?”那人一脸憨相,听到阿福的话有些惊讶,“不是说世子爷的洁癖很严重吗?要是这姑娘送上世子爷的床岂不是非死即伤?”

阿福嗨了一声:“二海,别瞎操心了,没听到商管家刚刚说了让冯嬷嬷处理得仔细些吗?看样子对这姑娘也是有几分上心的。”

二海点了点头,心底里虽然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但是他不过是一个下人的身份,还能够做些什么呢?

二海和阿福两人抬着昏迷着的少女往冯嬷嬷那处走去,却没有察觉到被他们抬在肩上的人似乎已经醒了。

曲靖宁听到二海和阿福两人的对话,心中早已经充满了惊涛骇浪了,她想要动,不仅连手指都动不了,甚至连眼皮子都睁不开,只是意识却是清醒的。

她记得她是被总部的一个电话召了回去的,在处理好了国际通几洛克之后就回总部,哪知道在车上一阵晕眩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们在演戏?

这个想法刚在曲靖宁的脑海里闪过之后就迅速的被她否定了,她的身体很清楚,经过长年累积的注射几乎已经到了对任何药物免疫的地步,根本不可能发生意识清醒身体却不能够动的情况。

而且听他们的那衅呼和对话,一个荒唐却最能够解释的想法在她的大脑里面炸开——

穿!越!了!?

哦!草!

曲靖宁不得不相信,他妈的好好一个能吃苦能耐劳,团结集体,友爱战友,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观观端正,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五讲四美好同志竟然就真的这样嗝屁穿越了!?

累觉不爱!

她对这个世界彻底的失望了!

……

阿福和二海把曲靖宁交到冯嬷嬷的手上之后细细交代了一番商管家的话便离开了,冯嬷嬷招来两边站着的侍女:“红杏,莲心,你们两个把她抬进去。”

曲靖宁完完全全对这个世界陷入了一番森森的失望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却突然被一阵凉风冷得忘记了。

红杏和莲心两人早就利索的把她扒光扒净塞进水桶里面,她不清楚用在她身上搓澡的东西是什么,反正就是快要把她的一层皮给搓掉了。

“冯嬷嬷,你说王爷就这样自作主张的把人送到世子爷的床上,会不会连累我们啊?”红杏有些担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冯嬷嬷,后者将茶杯凑近嘴边吹了吹,慢悠悠道,“我们做下人的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更何况王爷不是派了商管家过来了吗?”

言下之意,即便是要追究,那么也有个商管家在前面挡着呢。

红杏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可是心底里还是觉得有点儿悬,毕竟商管家是王爷身边的老人,世子爷再怎么暴虐也不会对商管家动手,而王爷远在蜀地,又是世子爷的亲爹,就更加不可能对王爷动手了,那么想要找人泄愤的话,那么她们这些做下人的岂不是成了代受罪的?

洗刷冲净几遍,从头到脚,每一根发丝,每一根脚趾,都洗得干干净净的,红杏和莲心把人抱了出来,用柔软的布擦干净她身上的水滴,全部处理好之后,就连见过美人的冯嬷嬷都忍不住惊叹一声:“难得的妙人。”

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福分入得世子爷的眼,若是有便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反之则是红颜薄命了。

见红杏和莲心两人把胭脂那些物品拿来时,冯嬷嬷摇头:“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岂能入得了世子爷的屋?”

正因为世子爷的洁癖,所以刚刚替曲靖宁洗澡的时候连香精都不敢放,就怕世子爷闻不惯。

冯嬷嬷刚想让人去通知商管家一声的时候,一个黑衣男子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曲靖宁之后便伸手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一眨眼的时间便又消失了。

“呀!”红杏吓了一跳,“这神出鬼没的,要是半夜准被吓晕过去不可。”

莲心捂嘴笑了笑:“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红杏娇嗔的瞪了一眼莲心:“好你个小蹄子,瞧你说得那般轻松,待真的有鬼半夜敲你的门,我看你能镇定成什么样子。”

“好了,都去干活吧。”冯嬷嬷摆摆手,让两人都下去了,那黑衣男子是商管家身边的人,今早的时候他们已经见过了,所以看到曲靖宁被人抱走了也没有任何惊讶。

……我是变态世子爷出场分割线……

日光灼灼,燥热的天气挡不住,沿街叫卖的人在讨生计。

长安大街的建筑是出了名的大,无一不透着一股宏大、大气的气势,就连那石子路都大得可以让四辆华丽马车并排而行,所以即便是有人在沿街叫卖,也阻碍不了路上交通的畅通。

沿街叫卖的,讨生计的,生意都热火朝天的进行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涌动着,空气中似乎都沾染了染上了一丝夏日的凉意。

可是一瞬,众人仿佛能够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空气中的燥热慢慢的冻结,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下意识的抬头,却见十六个带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由远至近,那了无生气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心生畏惧,就像看到阴兵借道那般让人惊恐。

而被他们护在中间的是一辆泛着金丝木纹的马车,驾车的是一名面容俊秀的少年,脸上那笑嘻嘻的表情和那了无生气的十六人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

整个东凉,乃至整个大陆,唯有一人拥有这辆马车。

金丝楠木已经是千金难求的稀世奇珍了,而金丝楠埋在河里或者埋在地里几千年形成的阴沉木金丝楠,更是世人所不易得见的。

眼前所见的这辆马车,正是由这种阴沉木金丝楠打造而成,区区一小块便足以价值连城了,更何况这辆华丽的马车?

而拥有这辆马车的人,正是东凉睿王爷的独子,传闻中的变态世子。

倏地一声,原本热闹的长安大街瞬间变得空旷起来,所有人犹如潮水一般往两边退去,继而齐齐跪了下去。

“世子万福金安!”

那下意识的举动曝露了百姓们的心情,望而生畏,却难掩心底里的那抹崇敬之情,如此诡异的情绪扭曲着众人对这位变态世子的感情。

那十六人和驾车少年郎五仿佛没有看到这百姓古怪的举动似的,依旧或面无表情或笑嘻嘻的经过,然后离开。

待马车远去之后,空气中那冰冷诡谲的压抑气息渐渐消退,百姓们才慢慢的恢复过来,那一瞬间扭曲而纠结的情绪仿若从未在他们身上发生过,一切恢复常态。

……

一路驶至睿王府,所经之处,必然是万民尽退,如此架势,便是连当今太子也无法做到的。

而还没到达睿王爷,远远地郎五便瞧见了睿王府门口站着的仗势,眼底闪过一丝幽光,却笑嘻嘻的对着马车内的人说道:“爷,永世公主在门口候着。”

马车内传来一道轻嗤的声音,冷漠而残酷:“一只快死的小虫子就免得脏了手。”

“是,爷。”郎五笑眯眯的应了一声,轻松的调转了车头,朝着睿王府的侧门驶去,只是在转弯角的时候眼角的余光阴冷而残忍的扫了一眼睿王府门口站着的那道窈窕身影,仿佛毒蛇缠上了她的脖子,狠狠地勒紧。

还没到睿王府的侧门,商管家就像是早已经有所预料似的,早早派人候在两边,见马车听到了侧门,齐齐下跪。

“恭迎世子回府,世子万福金安!”

郎五从马车上跳下来,退至一边,只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撩开了帘子,一抹仿若来自黑暗深渊处的黑出现,衬得他的那只手愈发的白,胜雪三分。

站在马车上的人就像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他那双冷漠却仿若能够洞悉一切的黑眸深邃幽冷,脚尖轻点,便悄声无息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仿若没有看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商管家似的,信步往睿王府里面走去,所经之处,众人只看到一抹纯粹的黑,摄人心魂的黑。

商管家也没有在意他的反应,直到他走远了之后,才让下人们起身去干活:“天棋,告诉王爷,我若是受伤了,医已他付。”

空气中传到一道低沉的回应,继而消散。

商管家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微微的叹了口气,要不是王爷一直心疼这七两银子还没有发挥作用就被处理掉了每日找他要死要活的哭诉,他才懒得跑这一趟!

王爷不好惹,王爷他儿子更加不好惹。

……

被人像是送去侍寝似的抬进屋子里,那黑衣男子把曲靖宁放到床上之后就转身离开了,速度快得让曲靖宁忍不住咂舌。

要不是她一直注意着对方的呼吸,根本不可能发现有个人就在她的身边,更不可能发现有个人就这么快速度的离开了。

曲靖宁躺在床上,下面垫了一层柔软的棉料,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的关系还是因为对方是否给她了什么解药,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慢慢的可以动了。

手指轻微的动了动,触摸到的是身下那柔软细腻到了极点的棉料,空气中晕染着淡淡的清香……

看来这所谓的王爷世子什么的还是挺有钱的嘛,曲靖宁虽然是个现代人,但是因为身份原因她接触过不少的古物,仅凭触觉便可以知道单单是身下的这层棉料就价值不菲。

不对!

她好像忘记什么最重要的事情了。

呀吱一声,一阵微风吹了进来,带着院子内的桃花香气,将屋内的清香染上了几分新鲜的花香,也打断了曲靖宁的思考。

一瞬间,空气仿若凝结了,门外的郎五和暗处的十六人哪怕没有进去,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屋内有人,而且还是在主子的——

床上!

床,一个暧昧而带有seqing的字眼,但是此时他们联想到的只有那白骨森然和血腥淋淋,向来极爱干净的主子连他们靠近他的床一步都不被允许,更别说现在有个陌生人躺在他的床上了。

郎五想起了之前主子听到商管家回府之后那露出的意味不明的笑声,难不成主子早就猜到了商管家此次的来意?

言昭华一步一步朝着床边靠近,却在还差五步的地方转了一个弯儿,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阴森的眸光仿若实质一般落在了床上的那道娇躯上:“起来。”

如绿绮鸣筝般的声音本该十分好听的,可是曲靖宁只觉得这声音十分的冰冷,犹如那幽深的鬼域中探出一只冰冷、没有血色的手放在你的脖子上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曲靖宁无故的打了一个寒颤,猛地睁开双眼,一抹细碎的凉光闪过,大脑在一瞬间支配了四肢的动作,快速的坐了起来,抬头的刹那眼眸的深处掠过惊艳。

那是一个十分出色年轻的男子,发束白玉冠,眉宇像是被精心勾勒似的,精致得有雌雄难辨的瑰丽,眉梢微扬,带着些许的狂狷和俊冷,身着素白锦袍,腰束墨色玲珑带,显得分外风华隽秀。

最为吸引曲靖宁的是他的那双极为美丽的眼眸,纯粹的黑,却让人能透过他的眸子看到了极为血腥残忍的另一个世界,充满阴森诡谲。

在曲靖宁看来,惊人的美和残忍的美在他的身上互相矛盾着却也极为和谐的体现着,摄人心魂!

此时他懒懒的靠在椅子上,却让人无法生出半缕俯视他的勇气,他就像是一个本该站在高处的王者,所到之处,万民臣服!

从年纪上看来,他应该就是那个阿福他们口中的世子爷了吧?

等等——

刚刚她一直想不起来的事情现在被她抓住了,脑子忽的一抽,猛地一拍身下的床,怒道:“听说你们花了七两买了老子?”

言昭华那双极为美丽的眼眸掠过一缕冰凉的光。

“他妈的老子只值七两?论斤称也不止啊!”

七两?

折合人民币不过是一千四!

他妈的连国安部生物链最底层的家伙都不止这个价格啊!

“这年头,连猪肉都比老子卖得贵!”

------题外话------

大变态不一定不纯洁,但是小禽兽一定很猥琐,这是一部三观不太正,节操随时掉,特殊变态禽兽系宠文,喜欢的就收藏一个,支持一下呗。

:全文字,!认准我们。.。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