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697小说源码 ->武侠·仙侠 ->仙武逆简介
听书 - 仙武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突遭变故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一阵南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

杂草抵不住太阳的爆晒,叶子都卷成个细条了。每当午后,人们总是特别容易感到疲倦,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连林子里的小鸟,也都张着嘴巴歇在树上,懒得再飞出去觅食了。

而在距离仙都百里外的一座山上,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男孩,正坐在山顶上和一只通体灰毛,两耳尖尖,体型比起狼也小不了多少的狗正玩耍着了。

这座山名叫青山,就是因为山上的植物草被一年四季都是如同春天一般的冒着新芽,散着青春的气息,而这个男孩,便是青山山脚下的青山村里的一户普通家庭里的孩子。

此刻一人一狗趴在柔软的草地上,互相玩耍着,男孩脸上那童真的笑容,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不参杂一丝的作假。

“春天,这边。”男孩朝着前方跑去,不时的转过头来冲着那条大狗呼唤着。

春天,是男孩给这条狗所取的名字,因为是在今年的春天里村落里的一条母狗所生下的它,所以男孩便给这条狗取了这个普普通通,但是却又意味深长的名字。

“汪汪….”大狗冲着男孩欢快的叫着,灰色的尾巴左摇右晃的摇摆着,似乎是在显示着他那蓬勃的生命力。

“砰!!!”

突然,一声如同雷鸣般的巨响回荡在这片空间中,男孩站在山上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脚下在晃动,男孩条件反射般的回头看向山脚下的青山村。

一道金光竖立在天地之间,犹如那天地之间架起的一个通道,巨响散去,金光也渐渐消散开去,男孩揉了揉眼睛,再度看向那里,哪里还有什么金光,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

男孩叫李清,名字很普通,正如他这个人一般的普通,长相平平,没有一点出众,属于那种放在人群中直接就会被淹没的角色,如果没有像女孩那种女大十八变的变化的话,不出意外,这张普通略显清秀的脸庞注定要平凡一世。

距离这座因为青山而得名的村落并不远,所以当李清以他那平日间每天都要来回在山上跑上跑下十几次的体质跑到青山村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青山村并不大,只有两百户不到的人口,但是从小在村里长大的李清却是十分的喜欢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庄,但是当原本靠山面水的清秀小村庄以一种火气熏天,摧枯拉朽的姿态呈现在李清的面前的时候,让这个心地单纯,不谙世事的朴素孩子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小脸上布满了悲伤。

在李清呆的空荡,他的上方一处空间突然间一阵剧烈的波动,那片空间竟是直接的撕裂开来,闪过一道如同月牙般的黑色洞口,紧接着,一道乳白色的光瞬间闪出,在这黑色的衬托下竟是如此的炫目,乳白色物体闪出空间,那片空间瞬间恢复了原样,整个过程不过眨眼间,即便是有人看见,也会当成幻觉。

乳白色物体在空中滞留了一会,似乎是被下方的滔天的火焰所吸引了,闪烁了一下,便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青山村的上方。

“爹,娘,你们在哪?”悲伤过度的李清终于回过神来,如此的年纪根本就接受不了这种事情的生,两行清泪无声的落下,李清大声的喊叫着,不愿意接受眼前突然之间生的一幕。

那乳白色的物体似乎是感觉到了李清这个唯一存在的生命和他脚下的春天,闪烁一番,然后再度消失,却是直冲冲的朝着李清飞驰过来,悲伤下的李清哪里能够现,即便是现,以他这弱小的身躯也根本躲不开乳白色物体的如此度。

“啊!!!”以李清模糊的视线也只是看见一道乳白色的物体冲着它飞了过来,旋即便是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在接着,便昏了过去。

“此地灵气竟是如此充裕,非妖即圣。”若此时李清还清醒着的话,定然会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一个身着黄袍,道士装束的男人竟是悬空而立,背上背负着一柄并不宽厚,却是精致的长剑。

“汪汪汪…”春天守护在昏厥的李清身旁,对于这个从天上缓缓靠近李清的男人有一种天生的对待危险动物的直觉,想要用吠叫声来喝止这个男人前进的步伐。

“畜生。”男人双脚落地,见到春天护主的一幕,脸色有些阴沉,一脚抬起,春天便犹如受到了一股大力,整个躯体便是倒飞了出去,落在十数米远的地上,哀叫几声,挣扎着想要爬起,却是没了力气,不多会,便是停止了吠叫,一条鲜活的生命便这样的流失。

“嗯?”黄袍男人走进陈尘,手指迅掐着指诀,双眼陡然一亮,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令他兴奋的东西,快步走上前,一只手抬起,然后缓缓的对着倒在地上的李清凌空压下,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灵气缓缓输进李清的身上。

在男人这般的行为之下,昏迷的李清渐渐醒来。

“是做梦吗?”睁开眼睛,第一眼见到了湛蓝的天空的李清还以为之前所生的事情都是梦境,嘴角刚刚挂起笑容的时候,一张陌生的英俊面孔却是突然闯进了他的视线中。

见到这个男人,李清快的站了起来,这一站不要紧,当看见男人身后以及他身旁依旧燃着火焰的存在的时候,好不容易生起的希望瞬间的被浇灭了。

男人见到李清醒来,微微一笑,也不管李清看着他的眼中是如何色彩,自顾自的上前,一双手便伸向了他,李清想要躲避,却是惊骇的现自己的身体竟是被禁锢了一般的动惮不得,只能任由着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全身上下的摸索着。

“啧啧啧…”男人一边迅的摸着,嘴中一边的念念有词,“好根骨,绝对的百年难得一见的好根骨。”

“此子根骨奇佳,是个修仙的好材料,年轻人,愿意入我门派,行修仙一脉吗?”男人双手背负身后,解开了李清身上的禁锢,两眼之中毫不掩饰的兴奋神色。

李清警惕的看着男人,微微退后,然后扭头快的寻找着什么,最后目光落在了身侧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春天身上,眼瞳急收缩,快步跑了过去。

“春天,春天…”李清蹲在地上,声音中带着哭腔的叫喊着春天的名字,这等画面,让人心伤。

“是你杀的春天?”李清回过头,一脸怨恨的看着正火热的看着他的男人,声音充满了仇恨的问道。

“一个畜生罢了。”男人丝毫不在乎的说道,旋即又问,“你愿意随我修炼吗?”

李清没说话,只是站在春天的旁边,倔强的看着男人,男人有些生气,眉头微鳖,冷哼一声,然后右手轻抬,虽然隔着十数米,却依旧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李清倒在地上,原本就因为情绪极度激动而导致微红的脸庞上面更是多了五道血痕。

“你应该是村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人吧?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但是如果你想为你父母报仇的话,除了修仙一途,别无他法。”男人目光落在正犹如一只独狼用凶狠眼神盯着他的李清身上,淡淡的说道。

这番话无疑比那些软语好言要更加的让李清心动,可以说,李清现在所活着的使命就是为父母报仇,以男人的年龄与阅历对李清这等小屁孩,自然是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来让他屈服了。

当一个人活着比死更痛苦的时候,唯一的动力便是那些让他死不能安的人或物,这一刻的李清,无疑属于其中。

“师傅。”这一刻,李清算是在男孩前往男人的看似漫长却是十分简单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小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