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原创5]697小说源码 ->都市·青春 ->完美房东简介
听书 - 完美房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初临春城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落叶的季节,湛蓝的天空,一个明媚清爽的日子,张小龙的人生却总是那么可笑、可悲。八≥>一中文≯走在茫茫人海中,他眼前一片昏天暗地,双眸游离没有焦点,心中尽是苦涩与无奈。

青梅竹马、真挚不喻的爱与情在他心中早已成为过去,痛彻心扉的疼痛,那个年仅十五岁便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材最终对尘世恋恋不舍合上双眼的单纯女孩,一直成了他心中永不磨灭的回忆。

这是天妒英才,这是世道沧桑,这是人心不古!

事隔三年,当张小龙从失落中振作最终走出那个袅无人烟的村庄来到这个繁华大都市时,他那唤起的激情再一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与摧残。身上唯有的六千块钱被一个道貌岸然、人性幻灭的青年给骗走了。

腹中空空,手脚无力,张小龙步伐有些颠簸,绵绵无期没有方向感。他没想到身怀钻山绝学的自己来到大都市才是三天就沦落到这般田地。没有绝望,心中有的只是悲苦,活了二十年,从深山到大城市,他看到的只是世道不公以及那堕落的人心嘴脸,他为身边的每一个人感到叹息,痛心。

身患绝症的小莹,孤苦无助的自己,恍若隔世鸳鸯,天上地下的牛郎织女,想见一面得重新投胎做人。那从小抛弃自己至今没见过面的父亲和母亲,以及昨天充当大好人与自己称兄道弟花言巧语骗取他钱财的青年骗子,一个个都成为了悲剧,成为了这个世间最为可怜的人。

好人无疑难当。张小龙从没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在那个不到二十户人家的荒僻山村中他也干过不少让人憎恨的事迹。譬如去人家地里摘菜、挖马铃薯等等,这种不劳而获的勾当在他十岁上下那几年没少干,同时也没少被那些淳朴的村民扛着锄头追赶,追得最远的一次就过了十里,最后还是那个单纯善良的小莹和他一起打了二只野兔送去村民家里才把事情摆平。不然那个被他称为糟老头从小传授他强身健体之术的老家伙一天一个板栗非把他敲死不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天天变得成熟的张小龙也明白了什么叫深明大义,什么叫重情重己。然而现在看来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因为照顾他的好人和教他行善的人全都死了,如今自己也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张小龙想,也许这就是命运的悲宿。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但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过去,他忘不了那个从小与他嬉戏的清纯活泼女孩小莹,忘不了那个活到一百三十岁才老死的糟老头,还有昨天骗得他光溜溜一身的骗子。

逼上梁山的那刻,人不得不想,心中有正义又如何,当饿得头昏眼花,脸色苍白,双腿打颤腹空无几咕噜噜响屁放过不停的时候,面对眼前白花花冒着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你是吞口水还是攒拳头?

“苏周周,混蛋,下次别让我见到你,不然我的钻山金刚拳非把你送进地狱喝孟婆汤。”在大街上晃悠了半天,张小龙那没有焦点的眸子不经意间射出两道寒光,冰冷冷的盯着前方停下步伐,拧紧拳头,喀嚓作响,使之前面夹着皮包迎来的中年男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显然是个心术不正的家伙,慌忙绕开他加快步行,直至五米过后才诧异转过头来,看到这个一身布衣包裹留着长和草鞋赤脚的青年没有异常举动时,嘴里才嘀咕出声:“有病。”

张小龙松开那双粗犷的拳头,扭头瞧向右侧的包子铺老板,咬咬牙走了过去,眼神不含半丝杂质望着对方,道:“老板,给我来十个包子。”

包子铺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体型魁梧健硕,那双整天搓拉面团的手臂看上去十分粗壮,带给人一种震慑心灵的效果,他站在台阶上俯视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貌似野人的青年,阅人无数的他顿时猜出了二种局面,但是他却没有当面指出,而是不动声色的拿起夹子和布袋,麻利夹上十个肉包递了过去。

出乎张小龙意料的是对方竟然没有开口跟他要钱,这让原本想接过袋子开跑的张小龙一时犹豫了,深深望着对方,心中刚刚还在诅咒着这个世界上好人都死光了的念头生了一丝微妙变化。不过颠覆的情绪并没有使他对眼前这个包子铺老板放松警惕,原因是他已经被骗过一次了。

“吃吧!不够的话这里还有。”包子铺老板一脸横肉,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好人,可他看向张小龙的眼神却很亲切。

张小龙咕噜咽了口唾沫,不经意瞄向对方那隐藏在背心下不时颤动的胸肌,望着那张亲切的脸庞,再也顾不得多想,抓起袋中包子狼吞虎咽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害人防不胜防,防人之心一定要有,张小龙此刻最担心的是受骗,饿昏了头的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此刻他身上已经没什么好骗的了。如果此刻他手里抓的是人肉包子,抑或是毒药,那他自认倒霉,但为了能再次碰上那个骗了自己全部身家的苏周周,之前一心想要就此昏死于大街上的张小龙为了填饱肚子一切也顾不上了,哪怕吃了霸王餐再被对方毒打一顿他也心甘情愿。

身强力壮,张小龙现在强的就一身筋骨,大山中苦练了十几年的钻山金刚拳带着一股威猛厚实的穿透力,曾经一拳砸晕成年野猪的势头带给了他绝对的自信,这也是他刚才看到包子铺老板胸肌跳动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的原因。

一口啃掉一半,二口干掉一个包子,布袋十个拳头大小的东北包子转眼就被清扫而空,这一切包子铺老板全看在眼里,瞧着他那塞满嘴腔脖筋膨胀拉紧的吃相,眼皮不自觉跳了跳,失声问:“吃饱了吗?这里还有。”

不待张小龙回话,他又夹了二个包子递了过来。张小龙望着他伸手接过,这回他吃得很慢,眼睛时而瞥向里屋桌上的水壶。嘴中难以下咽,打着饱嗝。

包子铺老板瞧着他终于露出了笑容,很是会意的把他招呼进了屋里,两人相对而坐,保持一定距离:“小兄弟,你是高手,我一眼就瞧出来了。我说,像你这样的高手,怎么会饿成这样?”

包子铺老板眼里充满希翼又带着一丝疑惑向张小龙递过一支精品红山茶,好奇心占满整个脑腔。曾经混迹于振兴街被众多社会混滓尊称为犀牛哥的包子铺老板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只是张小龙那双不含一丝杂质而专注的眼神却是憨厚的望着着他猛摇头,嘴里塞满肉沫和面团,直至手中最后半个包子吞食干净,他才站起身来。

“老板,谢谢,我吃饱了,但我没钱,不过你放心,等哪天有钱了,我一定会来还你今天的包子钱。”字正圆腔,刚正浑厚的东北口音,流利标准又略带一丝别扭的普通话,这才是张小龙的本实所在,吃完要走才道谢,不做作。从小生活在偏远的北方深山中,见多识广足足活了二个甲子出头的糟老头并没有让他丧失应有的语言组织能力,不止是普通话,读书、写字、练功,一样也没纳下。只是最近几年小莹和老头相继而去,张小龙死守深山与外界接触得少,重操旧业显得有些生疏。

常年生活在深山中与兽类为伍,练功猎杀自娱自乐,张小龙那敏捷的思维并没有退化,南下数千里来到昆明,这个被世界人民誉为春城的大都市的确让他见识了不少,只是没真正出过远门见过世面的他还是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欺骗。

“小兄弟,瞧你也不像赶时间的样子,怎么,就这么不愿意坐下来跟我聊聊?”看到张小龙犹豫的样子,包子铺老板面容和善的道:“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退一步讲,就算我是坏人也打不过你对不对,老实说,刚刚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看出你是高手,身藏不露的高手,听你说话我就猜出你是东北人,我也是东北的,老家就在黑龙江伊春市,来春城已有十二年了,来的时候也就比你大上一二岁,那时的我也比你现在好不到哪去。对了,我叫赵习牛,瞧瞧这身板,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犀牛,你呢?”

一心想要留下张小龙刨根问底探个究竟满足自己好奇心的赵习牛,为了得到被他认为是隐世高手的青年的信任,一骨碌把自己的家世背景和名字抖了出来,全全体现了东北爷们的豪爽风范。张小龙也确实感受到了,只是刚刚受过欺骗认定世界上好人全死光了的他又怎么可能完全相信对方,下决心要把自己隐藏彻底的张小龙暗下多了一个心眼,却又不好直截了断的拒绝这个刚刚给了自己温饱的热心男人。

只好装疯卖傻含蓄道:“犀牛老板,我……叫张房东,你叫我房东就好了。我从东北来没错,但糟老头说了,他是在春城的一家孤儿院门口捡到我的。”

“房东,好,好名字。”赵习牛习惯性的笑着应和了一句,随后神色一滞,“什么,你叫张房东?”

张小龙脑中三千大字全在大山中由糟老头逼着强抄硬记学会,初次来到大都市的他自然不会觉得这名字有什么问题,更不知道滑稽一词的概括,这只不过是他结合所学汉字兴口组合的假名,亏他还一本正经望着对方,心中还略带不爽:“嗯,我就叫张房东,圣山村的人都叫我房东。犀牛老板,我还有事真要走了,过两天我就来还你包子钱。”

赵习牛小小失神了一会,抬头看到张小龙已大步迈至门口,他连连喊道:“房东,等一下。”

“你还有事?”张小龙转过身来,暗中有点得瑟。从小到大,调皮捣蛋是他的强项,接受能力强是他的优点,这是那个活了13o岁的老怪物给他的评语。昨天被人狠狠宰了一刀,差点让他腹饿至死,今天刚刚填饱肚子的他立时显露出了本性,还之以色,只是用错了对象而已。兴口报出的名字让对方喊得如此顺口,还满脸阿谀讨好的神情,这让他这个初出茅庐进入大都市的小子心中偷笑,丝毫也没有半点愧疚心理。他是真想离开,去寻找那个该死的罪魁祸苏周周。

苏周周,一个自称是江苏徐州来的北方人,个头175与张小龙并肩齐躯,骨瘦如材自称绰号麻雀,穿着十分得体,说话正义凛然,在春城火车站广场盯上了一脸茫然东张西望的张小龙后,滔滔不绝畅言讲解大江南北各地城市之特色,很快让没有防备和城府的张小龙感觉遇上了知音,结果在住进旅社房间的晚上,张小龙蹬在马桶上用心感受新鲜事物之时,装有六千块钱的布包和麻雀不见了踪影,人生地不熟的他又哪还找得到对方?

“房东,我说你……”

赵习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神情走了过来,拍着他的肩膀,使之不明所以的张小龙一阵错愕,只见他痛声劝说道:“我的小老乡啊,这天都快黑了,你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乡佬能往哪里去,春城可没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卧虎藏龙啊,仅管我知道你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可在这酒色鱼肠的大都市一分钱困倒英雄汉呐,你说你这身装扮这么走出去,是我还好,要是让别人见到……”

张小龙瞄了一眼自己那披肩的枯黄长,身上那洞穿了不少肚脐眼大小的麻布破衫,以及那钻出大拇指的布鞋,这是他身穿了多年岁月从北方来到南方城市都没啥得换下的古董。回想火车上和下火车后一路行人对他的惊愕目光,张小龙此刻才察觉到问题所在。他觉得眼前这个对自己怀有目的赵习牛说的很有道理。但骨子里那份不愿轻受别人恩惠的倔强和执着使之左右为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赵习牛好似看穿了他的心思,生意也顾不得做了,边说边收拾摊铺,“房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既然你执意要走,那我就陪你去逛逛,带你好好见识一下这春城,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我是好心还是歹意了,跟你讲,像你这样的人才绝不能被埋没,走到哪都应该成为人中之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