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697小说源码 ->奇幻·玄幻 ->庚子猎国简介
听书 - 庚子猎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或为匪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分享到:
关闭

热门推荐:、、、、、、、

光绪二十二年即公元1896年三月初二,春雷阵阵,春雨如油,位于陕西、河南、山西三省交汇的陕西省潼关县安乐乡桃家村迎来了入春的第一场雨,对整个冬天没有下过几场雪的豫陕晋大地来说,因为这场宝贵的春雨显得格外生机盎然。

北风吹在人的脸上,略微有些寒冷,万物伊始,初像更新,林间偶有觅食的小动物也开始探头探脑起来。

细雨斜风,大清朝的秦川子民心中期盼着能有个好年头。

距离潼关六十里外的安乐乡大黑山一条林间小路上,两个人披着笠衣蹲坐在枯草之后,远远地望去,与那枯草融为一体,就像两蓬枯萎的隔冬蒿草。雨水拍打在蒿草之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笠衣下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冷颤,相视苦笑起来。

这两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另一个是年轻后生,两人眉目之间依稀相似。仔细看一下那年纪大的颤抖着双手,手中的柴刀也握得不稳。反观那生得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的年轻后生,嘴角时不时露出一丝不羁的冷笑,他坐在一块木墩子,手中的一把菜刀翻来覆去地在一块石头上擦磨着,发出吱吱吱的磨刀声。

这年轻人叫做曹跃,以前人们叫他曹大傻子,不过自从三个月前,大冬天去黄河冰面上凿冰打渔却不幸落入水中侥幸得救后,曹大傻子就变了一个人一般。他接二连三地把村子里的闲汉揍了一顿,成了桃家村新的村霸,并就此宣布谁再叫他曹大傻子他就把谁打成傻子。村里人本本来就有欺软怕硬的习惯,见曹大傻子脑子忽然好用了,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却也接受了他强悍的一面,更是当他的面只敢称呼他为曹二郎。

现在曹跃感觉自己的手脚冰冷,便搓了搓手,翘首企盼着什么人的到来。

在他的身后是局促不安叫做曹老汉,是曹越的亲生父亲,看上去五十多或者六十了,但实际上曹老汉才四十岁。作为黄河上的老纤夫,岁月的打磨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许多,满脸的褶子和充满忐忑的表情,时不时伸长脖子探出去的小心翼翼,无不说明了他此时内心的恐惧。他颤抖的双手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害怕,害怕儿子的劫道带来杀身之祸,他被官府杀了没什么,但是儿子还年轻,他不能死啊。

曹跃在地上寻了一个刚刚长出的嫩草,衔在口中,品尝着嫩草的甜美,安慰说:“爹,你回去吧,这事儿我一个人干就行。您老本来身子骨就不好,还不回去好好休息,要我怎么劝你才好啊。”

早春的空气中透露的湿气让曹老汉嗓子骤然其痒无比,顿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他捂着嘴继续劝说:“我儿啊,咱们干这打家劫舍的买卖,可是要杀头的啊,跌这不是担心你嘛。咱们老曹家祖祖辈辈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家,可不敢这么干啊。”

“祖祖辈辈本分?哼哼!咱家祖祖辈辈都是黄河边给人拉纤的,能不本分吗?”曹跃单单地说道。

曹老汉听儿子反驳的话之后一愣,感觉有些羞愧,是啊,做老纤夫的,有什么不本分的,儿子都十八了,自己家穷的连个说媒的都没有,哪还有脸提本分二字。

曹跃看到曹老汉低下头,意识到自己的话伤了父亲的自尊心,连忙说道:“爹,儿子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多想啊。”

曹老汉道:“你是我儿子,哪有老子生儿子气的,咳咳咳……”

曹跃道:“那何大夫说要想治好你这病,至少要三十两银子,还免了咱们的诊金。要不是逼得没法子,我也不会做这杀头买卖。爹,要是咱们大清国的皇帝帮你治病,我肯定做一个顺民。只不过当顺民就得顺应天命,凭啥咱们要顺应天命?爹你老老实实一辈子,凭啥你到老的时候就得了这个病。爹,我不甘心,我不甘!”

“你娃啊,脑子开了窍开多了,也不知是福是祸。”曹老汉无奈地摇头苦笑起来。

三个月前自己的傻儿子掉入水中被人救起来,之后就开始疯言疯语,什么漂流、驴友、穿越之类的。曹老汉无奈请了乡上的著名神婆来给他招魂,岂料到这傻小子忽然之间就学会了一身的武艺,十七八个村里壮小伙子降不住他。后来还是他自己打累了,然后忽然一个激灵倒在地上,爬起来就说刚刚自己是天上的二郎神附身,现在二郎神走了。

而傻了十八年的儿子忽然变聪明,当真爹的曹老汉以为是祖上积德。

这曹跃自称是二郎神的徒弟,在村里先是打服了村里闲汉,成了村子里的谁都不敢惹的主儿,再也没有人敢叫曹跃曹大傻子了,然后召集人上山打猎,抓了不少猎物。

从过年到现在,自己家里伙食倒是丰富极了,村里的小伙子渐渐地都都服他,尊他为曹二郎,意为二郎神的徒弟。

只是儿子最近行事风格越来越大胆,因为自己得了肺痨病,居然要绑票安乐乡王大财主的三儿子。他叹了一口气,呼吸着湿润冰冷的空气,努力压制住了气管里奇痒的感觉,生怕打扰到干儿子的“劫道大业”,无论儿子是傻子还是聪明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总归是自己的儿子,总不能看着他一个人受罪,曹老汉拖着病体也要守在儿子身后。

曹跃站起来眺望了一下,没有人来,又重新坐到了木墩子上,回身温声说:“爹,这边风大,你不如……”

曹老汉坚持道:“儿子啊,我得在这里照看着你,万一你有个闪失……”

曹跃笑道:“爹,你且放心吧,我有这个。”说着掏出了这三个月精心打造的一排飞镖,笑嘻嘻地摆弄了一下,忽然右手一扬飞刀一闪,一只刚刚从洞里露头出来觅食的兔子很不幸地被飞刀击中,蹬蹬两下腿儿死了。

曹跃兴奋地跑了过去,把兔子拎了回来,浓眉大眼的脸上绽放出满足的笑容说道:“运气不错,爹,今天就算是没劫到什么王老三,有这只兔子也不错了,这才叫做守株待兔,哈哈哈哈。”

“你啊,都十八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曹老汉苦笑着应和说,他心里还是不同意儿子做土匪劫道,无奈儿子是个安生不住的主儿啊。

看到曹老汉的表情,张越心里也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他忍不住心中也叹了口气,我容易吗我?借尸还魂,好不容易摆脱了傻子的称号,结果这个身体的父亲曹老汉得了肺痨,不发横财怎么救老汉?难道我想做土匪劫道?还不是被现实逼得。可怜我曹跃穿越之前可是职业雇佣兵,曾经在非洲与各种政府军、**军、叙利亚政府军以及索马里海盗打仗,甚至受雇于美国cia就去乌克兰和正了八经的俄罗斯大兵也作战。如今做一个小小的劫匪,当真屈才了我。

不过,曹跃看了看身边这个干瘦的、对自己关心备至的老人家,尤其是老人家的紧张和关切,让十六岁就失去了父母的他心中感到了温暖。

曹老汉的傻儿子曹大傻子的身体被自己占据了,于情于理自己都要好好扮演老汉的儿子角色。前一生自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一生为了报答曹大傻子,无论如何也要做一个合格的曹跃。

“叮当叮当……”

毛驴脖子上的铃铛叮叮作响,远处一个少爷坐在毛驴上,走在驴的前面是一个干瘦的少年,两人不紧不慢地走来。那毛驴上的少爷举着伞,不耐烦地打了一个哈欠,这人就是安乐乡大地主王有财的三公子,今儿个是特地来桃家村收拖欠的地租的。

王三少爷咧着嘴刺着大黄牙,无精打采地又打了一个大哈欠,用驴鞭子捅了捅前面拉驴的少年,说道:“我说狗娃啊,咱还有多远啊,爷撑不住了,这要是有一口大烟抽就好咧。”

牵驴的狗娃回头说:“还有不到二十里地,少爷。”

“驴球,二十里地,爷不得馋死。”

“爷,烟瘾犯了?”

“是啊。”王三少爷又打了一个哈欠,抽出旱烟袋来,自言自语道:“解解馋,解解馋,狗娃,好好看着路啊。”

狗娃点点头道:“好咧,少爷。”走了几步路之后,狗娃忍不住说:“三少爷,您就不该抽大烟,听说那东西是祸害啊……”

“你懂个驴球。”三少爷哈欠连天狠狠地抽了一口旱烟,语重深长地说:“驴粪脑袋瓜子,你打听打听潼关大门大户的少爷们,谁不抽一口大烟?我去潼关县城和他们各家各户做生意,要是不会抽大烟还怎么谈?你娃不懂里个道道哦,这都是学问,都是学问啊。”

狗娃挠着头说:“俺真不明白。”

王三少爷哈哈大笑道:“你能懂个球,少爷我可是从小就站柜台边长大,比你见识多了,你看看这黑霞峪,少爷我就走了七八十趟了,这地方要是有个土匪,咱俩都完蛋。你知道为啥我还敢来吗?”

“不知道。”

王三少爷指着自己的脸说:“那是因为三少爷我面子大,谁敢不给我安乐乡王三少的面子,谁敢碰我,我日了他祖宗!”

****的王三少爷,你终于来了,老子等你很久了。曹跃心中大喜不已,立即蒙上了黑巾,左手握紧菜刀,右手按着飞刀袋子里的飞镖,蓄势待发。锐利的目光穿过枯草死死地钉在山坡下的主仆二人。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